www.pituitary120.com Home 2018-10-19
s 您的位置 >> 垂体瘤在线 >> 典型实例 >> 我为大学生小D做了3次经蝶手术


    在校大学生小D,鞍区肿瘤直径约4厘米,术前影像学诊断倾向于“鞍区颅咽管瘤”,经反复推敲,严格论证,我认为“垂体瘤”的可能性更大,并于05年中为其行经蝶手术,术后感觉操作顺利,瘤子切除满意,病理诊断证实了的确是“垂体腺瘤”。但3个月后的复查,却发现依然有大约1/4体积的瘤子残留。事实无情,小D在翌年的春节后特地赶了个我们上班后的第一台手术;第二次手术我用心更加细致,术后认为是“瘤子连皮都全部剥下”,但为慎重起见,大家一致等MR复查为效果说话;术后第7天,MR的结果损坏了所有人的心情,瘤子仅“干净的”做掉了一边!我的信心在动摇,这一例的前后所有经我主刀的病人,连一个需要做两次经蝶手术的都没有过啊!瘤子固然有它生长的特殊性,但我应该更多的在主观技术上找原因。我没有建议让小D去做γ刀,因为明明残留的那块是很适合手术的。感谢小D和他的父亲,出院前他父亲说:赖医生,很感谢你没有让我“另请高明”,咱约好下一次,一定行的。考验我的技术和心理素质的第三次手术在今年8月进行,我做了更详细的准备,并跟小D父亲讲:这次还不行,我给你出手术费(其实我不是神仙,哪能知道就一定行?)。出院前小D的复查我不在广州,助手给我发了信息:C主任看过MR片子,说肿瘤完全切掉啦。


 
  今天写出来,心情依然很不平静,这一波三折的过程不能简单用“好事多磨”来形容,之所以不怕“家丑外扬”,是希望将最真实的我交给大家。今日的医疗形势,刻意要求脑外科医生也必须“高质量,零事故”,不要抱怨形势的“残酷”,而是要鞭策自己不断努力。愿上天保佑小D。
Copyright © 2003 pituitary120.com     All rights reserved.